圈子不同,不必强融
作者:滨州招聘 来源:滨州招聘 日期:2015-09-30 浏览

我有一个关系很好的同事,她叫王爷。王爷特立独行的风格简直让人沉醉痴迷,但很快我就发现了一个问题,王爷在公司并没有那么多的朋友,于是我忍不住问她,是否觉得孤单。
王爷问我:“孤单的定义,到底是什么?把你置身于一群人中,跟着他们一起嬉笑怒骂就觉得不孤单吗?所谓朋友,就是解决你孤单的工具吗?”
那时候Sunny刚刚从毛衣组调过来,坐在王爷对面。初来乍到,第一天就带了双份的零食,休息时递给王爷,分给周围的人。Sunny把组内每个人的微信都加了一遍,只要有谁朋友圈发状态,她都第一个点赞,然后说一堆让人开心的话。但是其他人看在眼里的是,不管那条状态底下有多少条回复,总归没有人回复她。同样地,她每条状态下面,基本上没有组内任何一个人的点赞和评论。
午饭的时候,我和王爷聊天,说到Sunny,觉得她其实也蛮可怜的。王爷低头吃鳗鱼饭,没有理我。我接着说:“真的,我觉得你们组的人其实有点过分了。”王爷咽下口中的饭,看着我说:“可怜吗?她是把社交友谊看得太廉价了,哪能吃吃喝喝、随便搭搭话就和别人成为朋友呢?虽然说感情的事,要付出才有回应,但是付出之前如果连对象也不看,那就是自讨苦吃了。认识那些与自己价值观完全不同的人有必要吗?在他们每天谈论婚丧嫁娶的时候,我觉得和他们多待一秒钟都是在浪费时间。有些人可以被归类为朋友,但有些人仅能止步于同事——除了工作关系,我们没有别的交集。”
接下来的一个下午,我注意到只要是有人叫Sunny做事,Sunny就会很开心地去帮忙,然而帮过之后,除了一句简单的“谢谢”,别人也并没有给Sunny太好看的脸色。下班之后,大组聚餐,名单里面漏掉了Sunny,她只淡淡一笑,说:“没关系,我正巧约了人,就不去了。”我因为事情没有做完,和领导说晚些去,最后竟不知不觉忙过了头。打卡下楼的时候,想着干脆别去了,给领导发了信息,打算去便利店买个面包,却发现Sunny坐在便利店的椅子上吃盒饭。
原本我想上前打个招呼,谁知道却被一只手拉住,回头一看,正是王爷。
“她坐了有一会儿了,想必心情不好,你上去叫她,只会让她尴尬。”王爷低声和我说。
那天王爷和我讲了一个故事。她说,每个人都有犯傻的时候,曾有一段日子,她也一样。上大学那会儿,通过朋友认识了新的朋友,总觉得和他们是合得来的,却不料别人私下根本没有把你纳入圈子里,有活动也好,有心事也好,你都不会被选为参与者。好多看起来的投缘不过是逢场作戏,不要以为你掏心掏肺,别人就会善待你的友谊。有时候,一群人聊的事情,其实你根本不感兴趣,但是还是想要插嘴去附和,以为别人会因此而注意到你,其实到头来,都是自己在演独角戏。
王爷看着我说,你总担心我在公司里没有朋友,我却一直认为,朋友是因为气场相合才彼此吸引,而不是刻意为之。好比我跟你,似乎从来没有特别举行什么仪式,昭告天下“我们是朋友了”,但我们却依旧交往得很开心。所以,我从来不会为了解决“孤单”这个问题,而让友谊变得廉价。圈子不同,不必强融,一直是我信奉的价值观。
我说,那我们应该去和Sunny说一说这些事,我觉得你应该去劝劝她,一方面你是女生,另一方面你有过感同身受的经历。
王爷摇摇头,把喝完的饮料瓶扔进垃圾桶里,说:“永远不要以为自己是谁的救世主,我们救不了别人。相信我,能让她活过来的,除了上帝的偶然安排,就只有她自己的彻底清醒。”
虽然王爷执意认为这些事情不要去提醒,但是我还是私下写了一封邮件给Sunny,内容不多,我只是告诉她,与其把时间浪费在别人身上,不如把时间花在自己身上。下班的时候,我收到Sunny的邮件,只有简单的两个字:谢谢。
半个月后,Sunny申请调组,但是人事告诉她其他组没有人员需求,最后Sunny说她可以接受外派。那个时候海外事务所人不多,申请其实并不难,但是很多本地的员工并不想去那么偏远的地方,因为工资并没有比国内高出多少,而环境比国内还要差。但Sunny还是执意申请了,回头到我座位边上,递给我一瓶酸奶,说:“谢谢你。”Sunny笑得很轻松,然后开始收拾东西。
Sunny去了海外之后,每每我们开电视会议,基本都能看到她。听说,她去了海外之后,很快就成了主心骨。因为人少,所以交际圈子简单,大家没有那么多的想法,只想着开心工作,氛围很好。后来Sunny作为海外事务所代表回来的时候,以前那些同事突然都拥上去问东问西,好像迎接归国友人一样。Sunny一年之内连升三级,我和王爷说起,王爷笑道,好歹她终于知道自己要什么了,这可比什么都重要。
Sunny过来和我跟王爷打招呼,我说,看你越来越好了,真替你开心。Sunny大方地笑,说,谢谢你的信。转身又对着王爷说,还有,你的面包。